张志勇:义务教育延长至十二年利大于弊?

张志勇

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民进中央委员 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兼任国家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教师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等。


关于义务教育年限的问题,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民进中央委员 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张志勇提一些地方政府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实施年限、扩大基本公共教育服务范围的做法,正将我国公共教育推入一种危。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公共教育陷


近年来,每逢全,要求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呼声就不绝于耳,希望将义务教育实施年限9年延长12年。

义务教育是国家依法实施的一种公共教育政策,具有强制性、普惠性、免费性。一些地方在公共教育决策上转而绕开义务教育这个字眼,宣布实12年甚15年免费教育,等于变相延长了义务教育年限。据统计已10多个省市宣布此类决策,赫然已成多地公共教育政策偏好。事实上,各地擅自延长义务教育、扩大公共教育服务范围的做法,违背了国家《义务教育法》和国家基本公共服务的制度安排。

20127月,国务院印发《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十二规划》,将普惠性学前教育、九年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纳入基本公共教育服务范围20171月,国务院印发十三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规划》,也强调所有孩子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一分政策,九分执行。然而普惠性教育政策在基层落地时往往就变了味。

在历史上,中国人不患寡而患不的文化基因;在当代,国人一大二的喜好;在当下,一些地方执政者,更有不顾实际、盲目追求政绩的冲动。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指出,要防止脱离经济社会实际,超出财政承受能力,以拔苗助长的方式推进社会保障制度建设,避免重蹈一些国高福利陷的覆辙。所高福利陷,其实就是过度福导致消费大于生产的矛盾,从而影响经济健康运行。有学者认为2070年代中期以后,欧美发达国家陷入滞胀危,以及近些年出现欧债危,都是过度福引起的。

不能不指出,一些地方政府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实施年限、扩大基本公共教育服务范围的做法,正将我国公共教育推入一种危机,我将这种危机称公共教育陷,其主要表现是:

一是教育财政无法满足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需要。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扩大实施免费教育的范围,在当前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财政收入困难、民生支出增加的大环境下,增加了政府的教育财政负担。由此导致许多地方教育财政支出日渐困难,无力满足解决城镇中小学大班额、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提高乡村教师待遇等方面的财政需求。

二是无法满足实施高水平义务教育的需要。当前,从总体上讲,我国九年义务教育仍然是不完善、低标准、不平衡、不充分的不完就是我国义务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体制仍然以县为主,没有真正上升到省级统筹低水就是从国际上看,我国义务教育的保障水平仍然是低的不平就是我国义务教育保障水平不同区域之间差距巨大不充就是我国义务教育从整体上看,还无法真正满足每个孩子个性化、差异化发展的需要。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扩大实施免费教育的范围,出现了地方教育财政平移效,摊薄了地方政府保障义务教育的财力,进而无力实施高水平的义务教育。

三是危害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健康发展。当前,我国学前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的公共财政保障体系还没有健全,许多地方还没有建立生均公用经费制度,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扩大实施免费教育的范围,免除了应该由受教育者家庭分担的学前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成本,事实上造成了教育投入挤出效,削弱了地方政府支持和保障学前教育、高中阶段教育的能力,降低了学前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的质量。

四是危及最基本的教育公平。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扩大实施免费教育的范围,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降低义务教育的保障水平,导致义务教育长期在低水平上运行。在这种情况下,高收入阶层可以通过市场获得额外的教育服务,而低收入阶层则没有这样的条件。这种低水平义务教育对教育公平的最大危害,就是剥夺了底层老百姓享受高质量义务教育的权益。

到了制止一些地方政府盲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扩大教育基本公共服务范围,避免陷公共教育陷的时候了!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18年7月8日 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