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恩洪:构筑中国好课堂

中国缺少课堂文化这是冯恩洪在中华大地上听了5000堂课后的直观感受。

冯恩洪是国内著名教育专家。在任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时,他首创并践++的办学理念,创建了集团化发展建平模,在中国教育改革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颇有建树2017年陈至立同志为他颁教育领军人奖、入中国当代教育名家九十,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被称构筑跨世纪教育工程的

2003年辞去建平中学校长职务后,冯恩洪走进全国各地的学校,对课堂改革进行悉心指导。他立志要优质教育进入寻常百姓,其实现的重要途径就是根植于教育最基本的细课堂。


要素引中国好课


2018年的第二天,冯恩洪来到河北省某县,对那里进行课改的十七所学校的课问诊开

在一所乡镇中学,冯恩洪听了一堂数学课。执教的是一位任教三个多月的新老师,讲授的是完全平方公式及其应用。老师在黑板上板书完全平方公式的展开式,请几位学生总结规律后,全班背诵她总结出的规律口诀,然后让学生做题;又用计算面积的方法推导完全平方公式,强调重点,再次做题。

点评环节,冯恩洪对老师说你在上一堂堪比父母年龄的课冯恩洪解释,这20世纪数学课的上老师讲得太满,没有激发学生的思考与合作。

这节课应该怎么上先预习,发现来自学生的有价值的问题,根据学生提出来的问题和教学目标的关系,进行多重设计;组织学生合作解决问题,当各组代表对同一个问题有两种以上不同见解时,老师进行引导解决;最后当堂练习,检测目标达成度

问题与合作,是冯恩洪定义的好课堂三个要素中的两点    

课堂由什么组成显而易见是问题,问题是教学的起点,问题反映学在这,学习目标反映孩子们应该到。教师的教学设计不应只是钻研教材的结果,而要根在这到那的距离进行设计,这才是以学生发展为本的教学。不知道来自学生的问题,不知道学生在哪里,课堂只能是演绎推理的教学,只能是满堂灌的教学,必然是低效或无效的教学

问题怎么来针对学生,通过有效预习,新知识可以分成两部分,学生看得懂的新知识和学生看后起疑的新知识。看后起疑的新知识就是问题他如是解释。

合作是在问题基础上进行的面对有思维挑战性的问题,老师对学生进行分组,一个人不能解决的问题,组内合作探讨,在合作的过程中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老师要适时进行角色转换,从教班变成教组,从个人教群体变成团队教团队;同时,学生也

注入问题与合作的课堂同传统讲授式课堂有何不一样?冯恩洪校长中国好课骨干数学老师李玲上的一堂课,做了精彩解读。

那堂课的教学内容是关于平行四边形的性质。李玲先在平行四边形内部画了一条对角线,问学生被对角线分割的两个三角形的关系。书上没有这一内容,学生不会,于是李玲让他们合作探讨6分钟后9个小组全部得出结论:两个三角形全等。李玲又画了一条对角线,再次讨论被对角线分割的两个三角形的关系。这一次学生很快得出答案。这时李玲提高音量,降低语速,问学生既然在同一个平行四边形里我们两次发现三角形全等,把两个结论叠加起来,哪一组能有重大发现学生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用自己的旧知识,推导平行四边形对角线平的新知识。

新的知识不应是老师教给学生,而是在老师引导下学生自己学会的。老师不应与学生争抢话语权,学生能做的事让学生自己去做,老师不替代;经过启发学生能做的事仍然让学生自己去做,这才是优秀老师的真本事。发挥学生潜能的课堂才是最精彩的课堂问题与合作的作用正在于此。

作为中国好课堂的第三个要合适是极易被忽视的一个元素。冯恩洪认为课堂是由教材、教师、学生三个基本因素组成的。教材是相同的,学生却是有差异的。同一间教室里,有差异的学生拿着无差别的教材,这就形成了一对矛盾。让每一个有差异的学生都实现发展,课堂需

冯恩洪曾收到一条短信:你叫冯恩洪,我叫冯恩山;你出生在天津,我也是天津人;你是搞教育的,我是管教育的;你的教育搞得风生水起,我的教育改革举步维艰。面对兄弟的困境,有道德良知的兄长怎会置之不理?

第二天冯恩洪就来到天津。他请这所学校的教导处做了几件事:第一,把学校高三年594名学生的数学和英语的单科成绩,从第一名到594名,按分数自高而低排列;第二,把每科学生均分成五段,20%是一段;第三,算出每一段的平均分。

经过分析,该校居于第一段的学生的数学平均分118分;居于最后一段的学生的平均分41118分的最近发展区13541分的最近发展区70让有差异的学生都得到发展,是在最近发展区里实现的。给有差异的学生无差别的教育,进校40分,两年以后也只变41分。这就是不控制合适点的结果41分的学生用四个月的时间就可能提升70分,第五段学生也能够实现发展,只是由于认识和管理的误区被耽误了冯恩洪强调,要精准控制合适,给每一个有差异的学生设伸出手来够不到,跳起来能够得的目标,才能让每一个学生都得到发展。

三个要素的载体是课堂,冯恩洪认为,老师敢不敢、能不能、会不会用三个要素引领课堂,在合适的前提下,聚焦教学中问题的产生与过程解决设计,决定一个老师的专业高度和发展前景。


标准引中国好课


听完那所中学的数学课,冯恩洪走出教室,问学校校长这位老师的父母也是老师吧大家惊讶他判断之准。

冯恩洪解释,这位新老师的讲授法成熟老派,没有多年的教龄很难达到,而这所学校的老师们普遍年轻化,这只能是长辈影响的结果。

如果把被冯恩洪指导的老师当成学生,冯恩洪是一位知道学在哪的老师。如何让学到那,他带领的中国好课堂团队有三招:专家团队上门指导,请能上中国好课价值取向的老师进行示范,带老师走出本地去听课观摩。

冯恩洪曾在贵州铜仁二中听了一位覃姓老师的数学课45分钟的课,老师讲41分钟,学生讲4分钟。冯恩洪评价这是一位功底扎实、敬业爱岗的老师上的一60年前的数学课

第二天冯恩洪准备离开贵州时,覃老师找上门我知道课要怎么上了,请您留下来再听我讲一堂课原来,冯恩洪前一天的评价把老师刺激得一夜没睡。他认真思索冯恩洪的话,搜索冯恩洪的文章,中国好课项目校老师的讲课视频,重新设计了自己的教学内容和环节。

冯恩洪退了机票,带着铜仁60位市、区教研员,数学骨干教师跟他一起去听了这堂课。课堂完了,老师讲4分钟,学生讲41分钟,最关键的是学生一反常态,在课堂上迸发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赢得一致好评。

覃老师课堂转变的关键是教师解放了思想,把学生放在学习的中心,真正释放了学生的潜能,也因此赢得了学生精彩的回报。教师的优秀完全依托学生的精彩而呈现胸中有书,目中有,就中国好课指导团队,对课堂教学行为的最高标准冯恩洪说。

有些老师对自己课堂的问题不自知,好课堂团队通过搭建学习平台,让他们了解什么好课;有些老师不知道如何上好课,好课堂团队就示范给他们看。

2017122324日,冯恩洪牵头在贵州举建立学生发展为本的新型教学关钟山语文特级教师峰会,把江苏、浙江、上海三地10名语文特级教师请进贵州,更有名师同台献课。一听一比较,与会老师明白了差距,也有了改进的思路和方向。

冯恩洪深知,要让中国好课堂所到之处的学校,课堂能够得到转变,对课堂进行标准化规范必不可少。因此,冯恩洪经常中国好课项目学校中比较成熟的老师,到一些学校进行示范。用当地的学生,上当地的教材,采用不同的理念,注入不同的元素,看看会有何不同。

20143月,冯恩洪带着河北邯郸的语文教师牛卫国到云南省昭通市,展示执教公开课《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老师带着学生读一读,议一议,背一背;最后一步,让学生用创意的形式展示这节课的内容。

公开课前,冯恩洪心里也没底:山区的孩子底子怎么样?八百多人的会场,冷场了怎么办?到了创意展示环节,第一组一个小男孩起身,把同小组其他五名同学桌面上的圆珠笔一把捋过来,用橡皮筋扎成一。他一面打着快板,一面朗诵这首诗,在场所有人都叫绝。接着,第二组一名同学站起来,邀请他们小组的三名同学,用男女生二重唱的形式展示这首七律。第三组同学借用了一首流行歌的曲调,配上这首诗词内容唱了起……

在之后的说课环节,这个班的语文老师激动不已我没有想到,我的学生也能做到这些,这节课让我大开眼界

无论是指导,还是示范,冯恩洪紧抓两点:在课堂中注入三要问题、合作与合适;强调一个核激发学生的潜能。

为让老师更好地把握这些,冯恩洪有更细微的建议。他提出了老师必做3101003是了解三种理最近发展区理论、学习共同体建设理论和多元智能理论,通过阅读相关书籍来更新观念10是指用心打磨,上出自己本专业领域10节好课100则是指主动100节同事的课,并积极反思如果我上这节课,我吸取哪些经验,修正哪些不

如何让老师快速走中国好课,冯恩洪有如下建议:重视课前三项准组织学习共同体 培养学生发现问题的能力,指导学生有效展示的能力;课中注意四个维问题设计、小组合作、展示生成、教师导学;教学的五步基本流激趣导入,发现最好的问题,设置导学路径,组内讨论组间展示,检测反馈。

中国好课团队在实际操作中,只注入要素,不提供模式冯恩洪认为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只要把握了要素与核心,老师可结合自己学校的具体校情,创造适合自己的模式中国好课要做的是通过价值引领,实现课堂标准输出,最终建立中国课堂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标准体系


价值引中国好课


冯恩洪看上去不72岁的人。他身材高大,染了黑发,似乎总是精力充沛,给老师做指导,站着讲几个小时已然常态化。

实际上他近来身体不太好。此次来好课堂实践学校,女儿因担心他,一路陪着。自去9月离家,他辗转多地指导课堂,在家的时间很少。每年去各地指导课堂的飞行记录达一百多次。

动力来自哪里?冯恩洪答让优质教育进入寻常百姓家

冯恩洪早1996年提出教育集团化,其初衷就是让优质教育惠及普通家庭。后来建平中学建13个校区,1400多名学生发展到2万名师生2003年,组织找冯恩洪谈话,希望他连任建平中学校长、建平教育集团总校长,他微笑着递上辞呈,从此走进大江南北的一间间教室,投入到对课堂的研究中去。

冯恩洪去的大多是偏远地区的学校,这是他的情怀和使命使然,他说水泥地办公的学校,也有国家的希望2018年初,冯恩洪在中国大地上累计听了5000节课。听课过程中,他发现传统的教学方法和课堂组织形式根深蒂固,甚至还存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提高一分干掉千这样的功利主义教育价值观。他深刻感受到,教育没有跟上社会的发展。

今天的世界,有别于工业时代的批量生产,信息时代的教育更加强调个性和创意。教育的目标也从双基、三维,发展核心素,从理念到实践都需要紧密适应时代需求和个性发展。而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学习生涯大约16800节课构成,没有课堂的质量就谈不上教育的发展。改变课堂中国好课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4        1399  200多万学生。他引以为豪。朋友打趣他中国3亿青少年200万算什。于是2014年,冯恩洪汇集包22名专职老师60多名兼职老师的专家团队,推中国好课项目,从一个人变成一群人推广好课堂。

中国好课的成效有很多数字可以证明。冯恩洪作为首席专家负责的重庆领雁工程,课改推行三年后,西南大学作为第三方评估,对重庆项目学校的老师、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几乎覆盖重100所农村学校,最后结果出炉:生均提高幅度36.14%。评估结果上报,被作为继续教育的典型经验推广中国好课团队指导了云南省楚雄市16所高中,楚雄的高考成绩从云南省第八上升到第一中国好课团队指导河北、内蒙古、海南、广西、湖北、上海、四川、云南、贵州等省市自治区的项目学校,无论是学生的成绩还是综合素质,都有极大的提高。

分数、成绩是最简易的评价、衡量效果的方式,但冯恩洪及中国好课堂团队的价值取向并不在此。

冯恩洪说教育有两个目的,第一是眼前目的,第二是长远目的。眼前目的是帮助学生升入高一级的优质学校,长远目的帮助学生获得社会职业,成就幸福人生。成就幸福人生需要三种能发现问题的能力,合作探究、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效表达的能力。中国好课堂指导的每节课都在发展这三种能力

易县第一小学是冯恩洪指导了三年的学校。校长邢成君最初以试点的形式,让学校无经验的年轻老师接中国好课团队的指导。形成一定的经验以后,课改便在学校全面铺开,因为邢成君看到了变化:曾经沉闷的课堂活起来了,曾经课堂上沉默的、被动接受知识的孩子开始主动思考,自信表达了。而这种转变中国好课项目校都会发生。让农家孩子有这样的转变,是冯恩洪的骄傲;让课堂有这样的改变,中国好课团队的追求。

未来,冯恩洪中国好课团队,在构筑充满时代特质课堂文化的道路上,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完善和落实,有更远大的目标需要一一实现。

抓住课堂这个基本细胞,努力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影响并带动整个教育有机体的良性发展,最终实现优质教育进入寻常百姓,是冯恩洪中国好课的夙愿和使命。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18年7月8日 13:32